美国确诊超38万死亡超1.2万例 纽约单日死亡创新高


“遇到重庆老乡,送给我一个口罩”

“开始我的流浪生活了。” 解除隔离的第二天,4月1日,杨勇在朋友圈里写道,因为就在3月30日零时,俄罗斯宣布限制出入境。不过,杨勇表示:“这对我的旅行计划影响并不大。我打算备足粮,找个偏远的地方避一避,看看美景,等疫情过去。”

据日本《朝日新闻》7日报道,安倍在记者会上表示,目前东京的新冠肺炎患者已累计超过1000人。近期患者正在成倍增长,按现在的节奏,2周后患者将增至1万人,1个月后将超过8万人。“对于专家的估算,我们所有人将加倍努力,争取2周后患者人数达到峰值,之后逐渐减少。”

俄罗斯朋友送的两个口罩 (受访者供图)

杨勇与“全副武装”救护车司机合影(受访者供图)

“第一次坐救护车,检测没感染也要隔离”

俄罗斯隔离医院一餐(受访者供图)

在欧洲其他国家,交警一般只是检查入境时间和旅游史,没问题就基本放行。但这一次却不一样,“俄罗斯交警不仅检查了证件,还对我的旅行史也进行详细询问。在得知我有欧洲旅行史后,交警便叫来了救护车,让我去做新冠病毒检测。”

在隔离的两周里,每天早上9时左右医护人员敲门送饭,“有俄罗斯漂亮小姐姐给我测体温。”一日三餐外加两次茶点是标配,早餐一般是黑面包、奶酪、香肠、西红柿和咖啡;午餐有意大利空心粉配肉丸子、鲜黄瓜;下午送一杯奶和甜品;晚餐有米饭、炸鱼和蔬菜沙拉。

贝加尔湖上吃火锅、喝着伏特加等极光、看日出赏日落观湖景……杨勇这躺自驾行的前半程惬意自在,然而意外总是不期而至。在快出俄罗斯进入芬兰时,杨勇听朋友说国内疫情暴发,那时离中国农历新年只有两三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