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彩票

                                                                来源:搜狐彩票
                                                                发稿时间:2020-04-10 11:38:23

                                                                美国Axios网站报道称,具体来看,希望中国的政治制度在未来20年变得“很”或“有些”像美国的比例之和为28%,远低于去年的53%;回答“很不”和“有些不”的受访者比例之和为29%,高于去年的18%。“外交学者”称,该调查还发现,中国受访者对美国的反感度也普遍上升。28%的人表示对美国持反感态度,远高于去年的17%,尽管那时美国高调支持香港抗议者且仍在进行对华贸易战。与此同时,对美国抱有好感的中国受访者比例从去年的58%,骤降至今年的39%。报道称,在去年的调查报告中,中国受访者总体上也不那么认同美国的民主制度,但并不像今年这样明显。去年对美国民主表示好感的受访者比例为43%,今年仅有不到28%。

                                                                此外,面对疫情,与传统的能源、汽车制造业不同,科技企业表现出极强的反脆弱性,在线办公业务井喷,云服务、广告、出行行业则积极推动复工复产。目前,亚马逊、谷歌已开始游说联邦政府上云办公,脸书等公司则希望暂缓《加州消费者隐私法案》落地以减轻合规成本,优步等零工经济企业代表则以疫情期间为司机提供带薪病假、医疗保险为条件,换取国会的临时承诺,确保疫情期间企业不会因没有把司机划归正式雇员而遭起诉。

                                                                实际上,行政中立制度的最初提出,即是为了矫正政党分赃制。特朗普执政以来华盛顿喧嚣不断,但美国联邦机器却依旧正常运转,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即为行政中立制度在非选举季对于党派政治的纠偏。去年以来,在穆勒“通俄门”调查报告与“通乌门”事件中,也偶有事务官试图修正显著错误甚至规制总统的迹象,但由于类似事件“政治味道”十足,事务官的中立价值频遭质疑。在火药味十足的2020选举季,面对疫情夹击,“行政中立”又一次彰显出其修复党派矛盾的特殊价值。

                                                                此次疫情中,无论美国还是欧盟,人类作为统一社群的力量并未得到真实的展现。从这个意义上说,两党制的正常化、文官中立或者数字科技的螺旋式上升,最多只能是让人类更好地应对一场当下的灾难。当另一场灾难来临,一切或又将从头开始。“中国受访者越来越不喜欢美国的民主体制”,美国“外交学者”网站9日报道称,美国政治分析咨询机构欧亚集团基金会(EGF)近日发布年度全球民调报告,得出了这一结论。报告称:“从去年到今年,我们观察到对美国及其政府和政治文化形式的看法发生了重大变化。下降幅度最大的是中国,中国受访者对美国的正面看法下降了20%,对美国民主的正面看法下降了15%。一半的中国受访者认为,美国的影响使世界变得更糟。”报告强调,该调查进行时新冠肺炎疫情尚未在全球流行,特朗普政府对疫情的反应可能影响明年报告中这一趋势线的轨迹。

                                                                随着疫情发酵,白宫逐步承压,但越来越多的民调显示,民众对特朗普的民意支持不降反升。虽然民意仍以党派划界,但与“医保”、“移民”等议题不同,在特朗普政府抗疫工作问题上倒戈的共和党选民更少,且政府抗疫还获得了更多中间选民的支持。与此同时,虽然多家美国媒体披露美卫生部门和疾控中心“官僚作风”,影射白宫“不作为”,但3月下旬CBS和YouGov的一项联合民调显示,82%的美国人依然信任疾控中心,88%的美国人相信医疗专家的建议。

                                                                加拿大总理特鲁多(路透社)

                                                                与1918年大流感不同,此次疫情发生在全球多数地区已互联互通的新时代,美国本应有充分的时间预知、预防。早在1月初,世卫组织便发出疫情警报,中、韩等国也第一时间向美方共享防疫信息;2月下旬,疫情在美国国会得到重视,部分议员将信息与商界共享。美媒报道称,同在1月,脸书(Facebook)总裁扎克伯格就开始从加州大学与斯坦福大学合办的医疗科研中心Biohub接收有关疫情危害的评估报告,并听取美疾控中心前主任汤姆·弗里登的意见,而Biohub和弗里登本人,均接受扎克伯格夫妇基金会的资助。

                                                                “话语断裂”致信息不对称进而导致动员失败,是美国错失防疫期的关键。民意调查公司Civiqs的数据显示,2月25日,对疫情表示“完全不担心”和“仅有一点担心”的民众比例高达56%,共和党选民内部更高达78%。3月24日,美国日增病例已经破万,但CBS和YouGov的一项民调依然显示,对于如何走出疫情,82%的选民寄望于疫苗和药物,只有59%的选民认为要“做好自己的事以阻断疾病传播”。这意味着,尽管中、韩提供了“疫情凶险”的警告以及“戴口罩、主动居家”等防疫指南,但美国人似乎既不愿相信、也无意执行。

                                                                如果硬要从疫情中找出“别样红”,大概也只有数字科技。

                                                                常态下的社会规则,无论是政治的还是科技的,都对“非常态”有着本能的厌倦和抑制。2005年,时任美国总统小布什受1918年西班牙大流感启发,下令建成一整套应对全球流行疾病的系统,大量储藏口罩、呼吸机,广设床位,然而,2008年大选过后,面对百废待兴的资本市场和濒临破产的中阶级,这套系统销声匿迹。